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环亚国际AG娱乐 > 宣亚国际净利骤降逾370% 背靠字节跳动为何“跳不高”

宣亚国际净利骤降逾370% 背靠字节跳动为何“跳不高”

时间:2021-06-01 12:04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4月20日,宣亚国际营销科技(北京)股份有限公司(300612.SZ;下称“宣亚国际”)发布2020年报显示,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2877万元,同比下滑近378%,扣非净利润亏损约3773万元,同比下滑约504%。公司在年报中解释亏损原因,称主要是研发“巨浪引擎”投入约2736万元,同时计提信用减值,及资产减值损失约1092万元。

  纵观公司自2016年以来的净利润,除了2016、2017年两年状况较好,分别达到约5871万元和7495.6万元。2018、2019年连续两年净利润低迷,直至去年变为亏损,但公司营收却一直保持在高位,2020年更是达到约6.19亿元。其营收和净利润背道而驰,不禁令投资者担心。

  公司在年报中解释亏损原因时表示,“对比上年同期,公司员工和无形资产摊销增加,导致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同比增加。”截至去年底,公司的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,分别上涨16.57%和69.04%。

  梳理宣亚国际2020年各季度营收票据和账款,不难发现该科目下的金额持续走高,一季度时约为1.48亿元,而到了年终该项金额已达3.13亿元,同比上涨约47.89%。与此同时,公司的存货也在不断攀升,年初一季度约为1660万元,年终则升至约5779万元,同比上涨271.31%,而公司在期末计提的的坏账损失仅约261.4万元。

  据公司财报显示,宣亚国际的存货分类为“项目成本”,对比同赛道广告传媒类公司分众传媒,可发现不同寻常之处。后者的存货分类为“库存商品”,也就是说,宣亚国际高额存货并非是持有待售的商品,而是“报告期跨年度未结束项目实际花费金额增加所致”,何时出售变现尚不明朗。

  不难看出,宣亚国际在高额研发投入的同时,应收账款的存货不断积压,这难免令投资者担心,公司的产品是否销路不畅,竞争力下滑?

  宣亚国际成立于2007年,其主营业务是广告传播,2017年在深交所上市。目前已建立了较为完备的传播服务体系,包括公关、广告、体育娱乐营销、数据化营销等多个板块。公司将业务归为三大类,“营销解决方案服务”以营销策略与内容创意为核心,为用户打造品牌形象;“营销技术运营服务”则更加偏重技术,可以分析粉丝画像,意向客户等数据,进行口碑舆情管理,内容分发等活动,可应用于电商代运营;此外还有“数据技术产品服务”。

  年报显示,目前公司主要的营收,来自“营销解决方案”和“技术运营服务”,分别约为2.34亿元、3.79亿元;“数据技术产品”收入较少,约562万元。前两类主要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下滑6.67%和11.98%。此外,分行业来看,汽车和IT行业为公司贡献营收最多,但是二者的毛利率却分别下滑20.92%、7.66%。

  据同花顺统计,2020年公司整体毛利率为21.78%,而2018、2019年的毛利率均超过40%。与同业龙头相比,分众传媒的毛利率达到63.24%,吉宏股份达到43.12%,均显著高于宣亚国际。公司下滑的毛利率或能说明其产品的竞争力有待考量。

  此外,自2020年中以来,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不断环比减持,其中“北京橙色动力”“北京金凤银凰”和“南平伟岸仲合”减持动作最大。去年年底,南平伟岸仲合环比减持更高达42.97%,北京橙色动力达16.22%。据企查查显示,邬涛是北京橙色动力的股东之一,同时也是宣亚国际的董事长。以上种种减持行为,或会进一步加重中小投资者忧虑。

  根据年报,宣亚国际的破局之道,第一是加强技术研发,着力开发“巨浪引擎”,第二是收购星言云汇作为并表子公司。依托巨浪引擎的营销技术运营业务,已经占到总营收的61.3%。星言云汇的业务则主要依靠字节跳动,公司称,星言云汇及其子公司,自2019年起开始代理“巨量引擎”客户端广告营销业务。“巨量引擎”是字节跳动旗下营销服务品牌,整合了今日头条、西瓜视频、抖音等多个平台的流量。

  但公司给出的两条破局之道或存在隐忧。首先,大力开发自主引擎虽能构筑一定技术壁垒,加深护城河,但也给净利润造成拖累。

  其次,星言云汇虽然背靠字节跳动这棵大树,但仍难做到“高枕无忧”,公司称,星言云汇营收大幅增加导致公司营收同比增加,但营业成本也相应增加,其中互联网广告类业务毛利率较低,导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同比降低。

  香蕉娱乐的沈女士向《投资者网》介绍,目前互联网广告代理种类颇多,首先,规模最大的是资源整合性平台代理,例如字节跳动一类大公司,虽坐拥巨大流量,但一般不会亲自去逐一对接广告主,而是将此种流量作为资源,出售给广告公司代理,广告公司再对接广告主以此获利,类似“批发零售”模式。其次,单一项目代理也是常见模式,广告公司为广告主制作内容,并投放到抖音、微博、今日头条、甚至朋友圈等处。另外,DSP模式也日渐增多,DSP往往不从大平台批发流量,而是整合各个平台剩余流量,客单价也相对低廉。

  从年报来看,宣亚国际的经营模式更多是资源整合性平台代理。2020年,公司的“直接类客户”数量只有36,“代理类客户”为268。

  从供应商分布来看,虽然公司并未公布供应商名称,但对第一大供应商的采购占比达40.13%,第二大供应商为17.05%,对排在第三、四、五供应商的采购占比仅为个位数,供应商集中度甚高,符合“批发”流量再“分销”的模式。《投资者网》就相关问题咨询公司,未获回复。

  有业内观点提到,广告代理业务有一项不容忽视的风险,那就是一旦平台转换代理商,原代理商将失去大量业务,蒙受较大损失。宣亚国际年报中也表示,字节跳动是公司重要供应商,若其代理商逐步增多,竞争将更加激烈,星言云汇或许无法获得全部或部分代理资质。此外,媒体平台的经营政策,或者对代理商的政策发生改变,也有可能对星言云汇产生不利影响。

  资本市场上,目前许多股票纳入字节跳动概念,如引力传媒、凯撒文化、省广集团等,字节跳动概念已经成为推高市值的一大“利器”。去年有传言称蓝色光标将被字节跳动收购,为此该公司在去年6月还专门发布澄清公告,称本公司大股东并未与字节跳动正式洽谈,未达成收购意向,但这则消息已经让蓝色光标的股价大涨,从年初不足6元/股,升至6月中旬逼近9元/股,如今想挤进字节跳动概念的公司为数不少。

  在同花顺所列出的“今日头条”概念股中,宣亚国际体量并不占优,其市值约为14.83亿元,不如引力传媒的28.5亿元,以及省广集团的82.33亿元。从合作深度来看,凯撒文化与“字节系”联系更加紧密,天风证券称,凯撒文化与字节跳动合作自制游戏《火影忍者》,有效利用字节跳动渠道和平台优势实现双赢。

  如不依靠代理大平台流量,则需宣亚国际建设自有平台抓取流量,宣亚国际目前大力研发的“巨浪引擎”如果进一步投入使用,将会产生较好的效益。公司称,近几年持续加大研发投入,在技术应用方面做了大量的研究和构建,结合公司多年沉淀的内容创造力,将在内容和技术两方面为客户输出全新价值。

  毋庸置疑,随着国内电商不断发展,流量不断释放,“跑马圈地”式抢占流量份额恐将被迅速淘汰。而精准营销,盘活存量才是长久之计,AI、业务、数据三者协同配合将进一步改变广告业格局,宣亚国际如能尽快将研发投入变现,仍有一些生长空间。